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游戏王者_ 第四十八章 一切都是直觉的毛病

时间:2021-06-18 10:1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伍玥初柒小说游戏王者 第四十八章 一切都是直觉的毛病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闹苏州的前提是先要进苏州。

    这是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有没有哪个城门因为特殊的情形被敲开过,齐贞不知道。

    大概有紧急军情的时候可以,当然少不了要核验身份。

    齐贞没有思考多长时间,便已经决定了进入苏州城的方法。

    先好好说,好好说不行,再吓唬吓唬,吓唬吓唬再不行,那就只能偷偷摸摸进去。

    先告诉守在城楼上的卫兵,自己一行三人是由月梦山赵大人派回来送信的,或者是有事情要当面呈禀府台大人。

    如果需要核验身份自然可以将那本文牒交出去,让卫兵确认身份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不同意,或者需要再向上级汇报,那就和他们说,耽误了赵大人的公干你们担当得起么?

    毕竟从这座城门到达巡城司衙门可是要不近的距离,想必他们也不敢耽搁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仍然坚持报告以后才能开门,那齐贞三人备不住只能先偷偷离开,然后再偷偷进城。

    但是在马上要施行这个计划的时候齐贞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余良和林啸此时都在等着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齐贞苦笑着摇了摇头,自己的心还是有些乱。

    心乱自然是因为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没有把握的事情齐贞以前在游戏里面都很少做,又何况现在?

    这种踌躇和犹豫没有持续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齐贞深呼吸了几次,终于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也渐渐变得坚毅了起来,跟着自己的直觉走吧。

    直觉并不是瞎猜,而是在不经意间发现的各种蛛丝马迹以后自己潜意识里面的反馈,就像有时候你觉的事情不对劲,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的时候,相信自己的直觉,不会错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潜入进去吧。”齐贞对着余良和林啸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高?咋上去?”林啸看着高耸的城墙,觉得齐贞是不是疯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还是等天亮?”余良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啊。”齐贞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着急?”余良在第二次听到齐贞这句话的时候,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在营地里面休息一晚再进城?为什么要急着分兵?为什么急着闹苏州?为什么要在半夜进苏州城?

    这么多问题,其实都是一个问题,为什么这么急?

    齐贞是很急,因为他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,至于哪里不对劲,他又很难说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知道,如果不抓紧时间落实自己的想法,恐怕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说穿了。其实还是直觉。

    直觉让他心慌,直觉让他心乱,直觉让他着急。

    齐贞没有解释余良的问题,而是直接说道:“余良,麻烦你,夜枭巡查一下,我要知道城楼守卫的盲点。”

    任何使用人来守卫的地方都有盲点。

    是人,就会犯错。

    即便是守卫严密如巡城司大牢,还不是腾出了至少半分钟时间留给齐贞行动吗?

    如果没有盲点,就创造盲点!

    这一点上,齐贞有血轮眼,余良有夜枭,想必也不难。

    余良的夜枭被召唤出来,振翅在城楼之上盘旋。

    夜枭之所以被称为夜枭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在夜色下,它的视力比白天还要好,这也是他之所以被称为夜枭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原因是,它在飞翔的时候及其安静,基本上不会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因此这只大鸟的出现,并没有让任何守卫发现。

    在城墙上盘旋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夜枭终于缓缓落下,并消失在余良手臂上。

    余良开始一边向两人讲述城楼上的守卫情况,一边在地上用石头点点画画。

    城楼上有一排固定值守的兵丁,还有两组巡逻的兵丁,一组在城楼左侧的城墙上,一组在城楼右侧城墙上。

    灯火集中在城楼之上,两侧城墙也有灯火,然而密集程度就远远不及城楼了,城墙里面有可供登上城墙的楼梯,外面,也就是齐贞这一侧,则全部是光秃秃的城墙。

    城墙尽头是角楼,角楼上面也有兵丁守卫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齐贞三个人来说,其实最好的位置,就是在城楼和角楼中间的城墙上潜入。

    优点是不容易被角楼和城楼附近站岗的士兵发现,缺点也很明显,很容易被巡逻的士兵发现。

    总之,这样一个大城,想悄无声息的潜入进去,在余良看来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今日月朗星稀,搞不好不是阴历十五就是阴历十六,月亮圆的就像是个玉盘子一样挂在天上,所有的盲点都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盲点,这时候登上城楼,那就跟在太阳底下差不太多,潜入?不如直接杀进去好一些吧。

    余良一边讲,一边不忘添油加醋的打击齐贞的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齐贞看着余良在地上点点画画的痕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余良也终于不再说话,等待着齐贞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角楼上面有多少人?”齐贞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,怎么了?”余良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从角楼上去。”齐贞说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余良瞪大了眼睛,一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最安全其实是角楼。”齐贞自顾自说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我还不知道安全,那你知道角楼至少比城墙高出三分之一吗?”余良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还要爬?”

    “不然怎么上去,要不你给出个主意?”齐贞斜了余良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能明天光明正大的走城门吗?”余良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话题似乎又转回来了。

    齐贞刚才不会说,现在就更加不会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队长,执行命令吧。”齐贞不容置疑说道。

    “乱命,我不执行。”余良的头摆的像个拨浪鼓。

    “试试看,如果觉得有危险,我们就放弃,行吗?”齐贞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要不就试试?”一直没说话的林啸此时开口了。

    余良虽然还是有很大的抵触情绪,但此时也不好再反驳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避开守卫的视线,轻声慢步的窜到了城墙底下,并顺着城墙的阴影来到角楼附近。

    所谓角楼,其实是在城墙拐弯的地方搭建的一个可容纳人站岗守卫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的小城因为城不大,城墙也不高甚至没有城墙,只用木质围栏圈城,往往在这里都会放置一个箭楼,其实作用大体上差不太多。

    角楼的高度往往要比城墙高出许多,大体上要和城楼相持平,一是为了美观,二是达到瞭望敌情的目的,而城楼也被成为瞭望楼。

    齐贞摸了摸城墙,发现城墙的墙砖浇筑的十分细密,基本上没有留下可供人踩踏的空间,所有城墙砖错落有致的码放在一起,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缝隙。

    这让齐贞想起了自己家里的瓷砖,修建城墙的工人要是去自己家里贴瓷砖,倒是个不错的想法,只是会不会有些大材小用了?

    甩掉脑海中这些有的没的,齐贞对着余良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余良看着齐贞的表情心说这是什么意思?让我也摸摸?

    他走上前,摸了摸城墙的墙面,然后冲着齐贞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又转头冲着林啸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林啸心说我也得摸?然后走上前,也摸了摸城墙的墙面。

    确实不错,林啸想着,向二人伸出了自己的大拇哥。

    齐贞捂着额头无声苦笑。

    余良挠了挠头,瞪了一眼林啸。

    林啸赶忙摇了摇头,冲着城墙一脸嫌弃的挥了挥胳膊。

    齐贞蹲下了。

    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余良突然一脚踩在了齐贞后背上,齐贞一个没蹲稳,摔了一个屁墩。

    齐贞瞪大了眼睛,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余良。

    余良好像对齐贞有点嫌弃,冲着齐贞啧啧两声,似乎是嫌弃他的弱不禁风。

    然后余良蹲下身,用手冲着林啸招呼了一下。

    林啸似乎明白了什么,同样一脚踩在了余良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只见余良猛然站起身,林啸就被托在了半空中,余良趁他腾空的一刹那站起了身体,林啸就稳稳地站在了余良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齐贞看着耍杂技的两个人,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余良扶着林啸的腿,冲着齐贞往上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林啸站在余良的肩膀上,冲着齐贞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有病啊?”齐贞的声音在余良和林啸两个人心底想起。

    余良吓得一愣,林啸更是被吓得直接从余良肩膀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齐贞实在是忍无可忍了,才想起来,对二人发动了心灵沟通技能。

    二人站定身体,一脸疑惑的看着齐贞。

    事情其实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齐贞示意让余良可以行动了,余良看着齐贞摸城墙砖,以为是让他也摸摸,然后他就摸了,摸了以后觉得确实质量不错,于是向林啸示意了一下,让林啸也来摸摸。

    林啸摸完了以后,觉得确实不错,还向二人比了个好。

    齐贞苦笑的意思是这俩人根本没理解自己啥意思啊。

    余良看齐贞苦笑以为齐贞是想说城墙不好,于是瞪了林啸一眼。

    林啸心想我说错话了?然后摇了摇头,又嫌弃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齐贞想我真服了,然后就蹲下了。

    余良说这是要叠罗汉上去吗?好主意啊!然后一脚就踩在了齐贞的后背上,给猝不及防的齐贞踩了一个跟头。

    齐贞心想你这是要干嘛呀?

    结果余良觉得齐贞真是弱,自己给你演示演示吧,就和林啸完成了一次绝妙的配合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不应该说相声,你们俩应该演杂技或者默剧。”齐贞的声音再一次在二人心头响起,只不过充满了怒气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再问你们到底是在干嘛,现在听我的,余良,把你的锯齿箭拿出一些来。”齐贞强压怒火,开始发布命令。

    余良点点头,从后天人种袋中掏出了一把锯齿箭。

    “试着用你的格斗弓,看看能不能把箭射进去。”齐贞又说道。

    余良的手中浮现出那把格斗弓,开弓射箭,嗖!噗!

    锯齿箭加格斗弓的威力岂是小小城墙砖可以抵挡,几乎是一瞬间,锯齿箭就像插入豆腐一般没入了城墙之中。

    “力量太大了,重新来。”齐贞说道。

    余良点点头,弓只拉开一点,锯齿箭这次又轻飘飘的撞击在城墙上,发出叮的一声响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